1. 首页 > 刑事辩护

审查逮捕新规对刑事辩护的影响

作者: 日期:2022-05-06 14:37:13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以下简称为“2019规则”)相比《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以下简称为“2012规则”)而言,关于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的规定有些变化,有的是新规定,有的是对原有司法解释的重申。这些审查逮捕新规对刑事辩护有着直接的影响,我们辩护律师有必要掌握好、利用好,以便在“黄金救援37天”帮助犯罪嫌疑人免于被羁押、免于被追诉。

一、突出审查逮捕的社会危险性条件

社会危险性条件和事实条件、刑罚条件作为《刑事诉讼法》规定的逮捕的三个必要条件,是检察院审查逮捕和辩护律师为犯罪嫌疑人争取不批准逮捕均需要考量的因素。相对于事实条件和刑罚条件,社会危险性条件本应当是最重要的逮捕的必要性条件,实践中反而成为了最容易被忽视的条件。

  为突出逮捕的社会危险性条件,2012年《刑事诉讼法》第79条列举了5种具有社会危险性的情形。在此基础上《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以下简称为“2012规则”)第139条对上述5种情形进行了概括解释。2015年最高检和公安部为了规范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证据收集、审查认定,准确适用逮捕措施,联合发布《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以下简称的“2015规定”)对《刑事诉讼法》列举的每一种社会危险性情形的认定予以具体列举式规定。2019规则第129-133条对社会危险性情形的列举式规定完全沿用了2015规定第5-9条的规定,算是对社会危险性条件的重申。

我们不难从法律规范的不断细化中分析出,刑事司法制度在不断强调逮捕的社会危险性条件的重要性,所以才对每一种社会危险性情形予以列举式规定,以便于实践中的认定和操作。2019规则第134条更是专门规定,检察院审查逮捕应当严格审查是否具备社会危险性条件。

二、强化以证据为中心的审查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机制

有人撰文称“人民检察院审查犯罪嫌疑人是否符合逮捕的条件,尤其是如何审查危险性条件,是否应当具有与之相关的证据,2019规则之前的规定中没有明确”,其实这是错误的。2015规定第3条早就已规定公安机关作为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的证明主体,承担证明责任。第4条规定检察院应当以公安机关移送的社会危险性相关证据作为审查是否具备社会危险性的依据,并由公安机关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依据在案证据不能认定犯罪嫌疑人符合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的,检察院可以要求公安机关补充相关证据,公安机关没有补充移送的,应当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2019规则第135条完全沿用了2015规定第4条的原文,将以证据为中心的审查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机制再次确定下来。

随便看看